华东15选5不开奖

斗魚和經紀公司的“撕逼門”:兩者相斗,魚死網破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小寧對于這句名言的后半句的感觸顯然更深,就像夏天吞下一口冰水,透心都涼。小寧是一個五官端正面容姣好的女大學生。自從2016年直播火起來之后,她也選擇成為一名兼職主播。但是她從來沒有想到,會卷入斗魚此次大規模的“欠薪風波&...
發布時間:2017/4/21 15:33:20  關鍵字:斗魚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小寧對于這句名言的后半句的感觸顯然更深,就像夏天吞下一口冰水,透心都涼。小寧是一個五官端正面容姣好的女大學生。自從 2016 年直播火起來之后,她也選擇成為一名兼職主播。但是她從來沒有想到,會卷入斗魚此次大規模的“欠薪風波”。

  斗魚平臺再起風波

  斗魚王者榮耀項目的“欠薪門”

  平臺、經紀公司和主播之間是這樣運作:平臺推出一個直播項目,需要大量主播來直播某個內容,比如王者榮耀。然后平臺運營人員傳達到經紀公司,經紀公司將會從自有主播中,加上向下招募一些經紀代理團隊,擴大參與的規模。

  王者榮耀的直播項目年前就推出了,項目期是 3 月 1 日至 3 月 31 日,據小王介紹,斗魚跟各大經紀公司說主播數量無上限,每場直播人氣值達到 100,每個月直播滿 80 個小時,至少出勤 20 天,就可以給 2500 元的底薪,這是白字黑紙寫在合同上的條件。

  合同關鍵部分

  這次“欠薪風波”矛盾的焦點就是在人氣值 100,直播 80 小時,出勤 20 天這三個條件上。

  斗魚 4 月 13 日給出的統計數據,認為主播存在數據造假的問題,從而拒絕給他們發工資。A經紀公司是此次王者項目最大的經紀公司,千余名主播只有三分之一能拿到工資。

  經紀公司面對斗魚的強勢也是沒辦法,接受了斗魚的協議,墊付了主播的工資并且把發票寄了過去。但是斗魚在 4 月 17 日進一步刪減名單,認為主播涉及批量造假以及色情直播等。A經紀公司原來能拿到工資的數百人,最后變為只有數十人,差不多相當于原來的十分之一。

  于是經紀公司都憤怒了。聚合起來要發聯合聲明討伐斗魚,斗魚的一紙聲明則嚇退了不少經紀公司,他們在聲明中宣布永久封殺廣州銘澤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和武漢智合睿達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殺雞儆猴。

  斗魚的第二份聲明措辭嚴厲

  根據斗魚給鳳凰科技的數據,參與此次王者榮耀直播項目的 11000 多名主播,1594 人能拿到工資。針對兩個不同的名單,斗魚向鳳凰科技表示,第一版的名單公布后,有經紀公司舉報部分經紀公司造假,斗魚經過排除再次剔除了一批主播。不過針對鳳凰科技提出的用一名主播的 ID 查詢該主播的數據,斗魚未給出回應,這名主播認為自己沒有違規,但是被排除工資名單之外。

  “欠薪門”的爆發絕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是長久的積累:直播平臺強勢,經紀公司不規范,主播質量低下。

  事情爆發的直接原因是兩次名單的巨大差異,造成經紀公司存在損失擴大的風險。引發經紀公司憤怒的是斗魚絕對強勢的態度。

  經紀公司并不認可斗魚的第二份統計表,廣州銘澤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想鳳凰科技展示了兩份統計表的對比,一個名稱為“卓君 oppa”的主播,在 4 月 13 日的統計表和 4 月 17 日的統計表中,直播分鐘數存在巨大差異,最新的數據相比之前增加了將近 2000 分鐘,不得不讓人質疑斗魚的“大數據統計”水平和真實性。

  但是斗魚拒絕經紀公司提出核對數據的要求。

  任何行業發展到了一定程度,就有了標準化批量生產的可能,隨著直播的成熟,經紀公司應運而生,他們負責在線下招攬主播或者小型的經紀人以實現薄利多銷,就像“朋友圈面膜”一樣。

  折騰起一家經紀公司其實不難,喵游的老板告訴鳳凰科技“只要跟斗魚的運營關系好,他們有項目就會找到你,慢慢開始做起來,旗下的小型經紀人就多了,越往下發展,擁有的主播的就會越多。小平臺的話塞點錢就可以搞定了。”

  被封殺的廣州銘澤和武漢智合睿達兩家經紀公司,原因之一就是不具備營業性演出許可證,這種不規范成了斗魚的把柄。

  所以與其說他們是經紀公司,不如說是掮客。而他們招募的對象,往往是時間稍微富足,喜愛新鮮事物的女大學生,在大學校園貼個小廣告,兼職網站發出一個兼職信息,便會有大批的女大學生報名。

  一則招募主播的廣告

  這種大規模招募來的主播,他們多有兼職的性質,質量不高,存在投機取巧賺錢的可能性。據A經紀公司的老板透露,2500 元的底薪經過層層抽成后能到主播手里的也就只有 1500 元左右。小寧就是其中的一員,她兼職做主播,沒有表演經驗,純憑興趣入行,她的經歷就是這些底層主播的真實寫照。

  而A經紀公司就是底層經紀公司的縮影老板是一個大學生,王者榮耀的項目他們是最大的參與方之一。

  “我們雖然有異議,但是斗魚還有其他款項沒結算,他們隨時可以拖欠著,為了息事寧人我們只能自己掏腰包補償主播,畢竟要想繼續混下去,不能得罪斗魚,也不能傷害主播。”A經紀公司的老板吐槽。

  除了這種第三方的經紀公司,斗魚其實也有自己投資了一些經紀公司,所以他們在和經紀公司打交道上,這也是一張底牌,即使拋棄了所有的經紀公司,他們也不愁經紀資源。“人家是親兒子,我們是外來的,怎么比?”

  這些底層經紀公司是斗魚隨時可以拋棄的棋子。斗魚一咳嗽,他們就要發高燒,這一點也不是危言聳聽。“我甚至想和股東們商量,讓公司破產了。”這位大家眼中的老板在維權群里感嘆。

  直播行業需要政策大力監管

  比起斗魚,熊貓在薪酬上更具吸引力,結算也很準時,但對于主播的要求最高,難以實現大規模的直播,所以經紀公司們對于跟熊貓的合作并不太熱衷。

  據我采訪到的經紀公司透露,在業界名聲最不好的分別是龍珠和全民直播,龍珠的結算是能拖就拖著,但是最終都會結算;全民 TV 則是一直拖欠著,最后經紀公司都“不好意思”開口催要錢了,另外就是他們的流量相比較斗魚和熊貓沒有優勢。

  所以經紀公司樂意選擇與斗魚合作,斗魚對于主播的要求低,他們看重直播的數量,只要達到要求,斗魚一般都不會對主播設置門檻,這種薄利多銷的方式非常經濟。

  斗魚本身就是流量大平臺,還有騰訊的支持。但并非不存在造假行為。一家經紀公司表示,斗魚也能默認通過配比增加前臺顯示的人氣,比如通過1:10 的配比,即進來 1 個真人,人氣值直接加到 10,不管對于平臺還是對于主播本身,都是很撐得起面子的。這是很多直播平臺的通用做法,只是配比各有不同。

  大家一直都在守護著這樣一個默契與平衡,各自獲得各自的利益,偶爾小有損失但是不影響整體收益。但是經過這件事情之后,經紀公司也呼吁,應該從平臺內容規范、勞動保護、人身權益、企業信譽等方面推出相應的監管政策,達到監督直播平臺實現規范化的目的。

  應采訪人的要求,鳳凰科技將A經紀公司、小寧等出現的公司和人物,均采用化名處理,我跟A經紀公司的老板提出實名的要求時,他著急地答復我:“別實名,斗魚已經警告我們了,如果再繼續這樣,一分錢都別想拿到。”要知道,前一天他一直沒有回復我的其他提問。

华东15选5不开奖
中奖吧彩票官网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直播彩票控 中国福利双色球 辽宁十一选五推荐 腾讯欢乐升级怎么甩牌 普通四人麻将游戏 我的世界模拟城市用什么赚钱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 3d带坐标 黑龙江十一选五爱彩乐